代大家赵叔孺:出身明望族 终成印坛巨擘

来源:莆田美食网 发布时间:2016-08-25 13:22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

主讲人张奕辰

张奕辰,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研究院研究员、西泠印社社员、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《中国篆刻》副主编、《大观》篆刻栏目主编。

赵叔孺画作

赵叔孺印章

在世纪代,出身于宁波世家望族的海上名家赵叔孺,以书法、绘画、篆刻与鉴定这“绝”驰誉,当时艺坛高手如林,但像赵叔孺那样素养全面且造诣高深者仍属凤毛麟角。赵叔孺儒雅高贵的名士风骨,以古为新、兼容通达的艺术风格,于当今篆刻书画界仍具有切实的研究价值与借鉴意义。

少时即兴画马曾令“座惊叹”

赵时(-),初字献忱,后易名时,字叔孺,纫苌。其家族世居浙江鄞县,为明望族。父赵佑宸,清咸丰时入翰林,曾为同治帝启蒙师,官至大理寺正卿,称廷尉公。

赵佑宸曾以名翰林选拔到江苏江宁府为官,后调守镇江府。,赵叔孺诞生于镇江府署。他天资聪颖,幼为其父所钟爱,其兄赵时桐在《舍弟叔孺太守旬征文启》中回忆道:“光绪丁丑,甫岁,先公指楹联中浅近之字授之,辄能默识……,抱入先公签押房见显御笔画马,口呼而手指之,若不胜欢喜者。先公乃握笔,为白描状元骑马,以笔绘成。叔孺得之,呈先妣徐太夫人珍藏焉。……叔孺幼善属对,,先公方食刀鱼,即以命对,叔孺应声曰‘炝蟹’;有家人指者,即以‘歧指’命对,叔孺应声曰‘花翎’,其敏捷有如此者……叔孺每于课暇,或画马于纸,或刻几案,凡经叔孺所用之几案,多有刻划痕迹,其书画雕刻,殆天授也。”

少时,赵叔孺就在课余专心书画,尤好画马,“立者、卧者、嘶者、下饮者、倚于树者,有所见,默识神会之”。有次,其父宴宾客于官署,客人都是知名人士。席中,林寿图(道光间进士,官至陕西布政使)说,向来听闻叔孺善于画马,请当筵试之。于是,叔孺“伸纸挥洒,顷刻而成,神骏非常,座惊叹,诧为神童”。林寿图极为赏识,几天后,就请人来说媒,许其为叔孺配。这是他青少时代的段佳话。

终成代大家人称“马黄金笏”

光绪(),赵叔孺携眷赴福建为官,寓岳家。其岳父林寿图为闽中大收藏家,所收藏的历代书画金石,多且精。赵叔孺由此深究代吉金、唐宋元明古迹,沉醉于书画之中,常废寝忘食。他对商周秦汉铜器尤为关注,朝夕揣摩,寒暑不辍,又留心秦玺汉印,精心钻研。如此,打下了极为深厚的基础,因此见识大广,诸艺得以大进,成为他人生的个重大转折点。

赵叔孺是郎世宁之后画马的代大家,在当时有“马黄金笏”之称。他的花卉、翎毛、草虫以本门风格为主,兼参宋人、新罗、虚谷及王忘庵诸法,在意境和造型上每有独到之处。他的绘画实践是多元的,既擅花卉、翎毛、草虫,亦能人物、山水,皆重写实,工妙超俗,不落窠臼。

赵叔孺的高明,在于他能不露痕迹地将广的见识、严密的条理、深邃的意境,通过厚实的绘画捏成各种绘画形象。他画马,在借鉴李龙眠、赵孟頫以及郎世宁画马传统的同时,去其板滞,益以风韵,加入了文人的书卷气与先哲的轩昂。马的姿态各异,造型准确,皮毛质感尤实突出,显示了他细致的观察力和高超的写实,而画面背景营造了种幽深静穆之美,动而愈静,格古韵新。

与吴昌硕并称,同为近代印坛巨擘

赵叔孺书法的特点与其绘画样,在个性发挥上注意适度与。这源自于他对历代名绘法书的揣摩品鉴,以及艺术创作中对传统的与虔诚。有人说赵叔孺的艺术倾向趋于复古,其实,他的“复古”是在恢复已失却的古代传统,以廓俗与时弊,使创作归于正道。

诚如钱锺书先生所说,“复古本身就是种革新”。赵叔孺饱蓄传统艺术菁华,融会贯通,是善用古而能变古自用者。赵叔孺于艺事几乎无所不窥,而于篆刻用力最勤,成就最著,其所作神凝气静,渊雅闳正,在当时与吴昌硕并称,同为近代印坛巨擘。

用以古为新的态度去发掘、整理、组古代的传统,又对传统作出了理想的诠释,既古意盎然,又不失自己,这正是赵叔孺篆刻的特点,也是种主体品格和整体的外化反映。沙孟海曾在《沙印印话》中感叹道:“历百之推嬗移变,猛利至吴缶老,和平至赵叔老,可谓惊心动魄,前无古人。”

辛亥后,赵叔孺寓居上海,在书画篆刻及鉴赏领域享誉沪上,“海内彦硕,皆折节与交,近自域中,远及海外,片楮只字,珍若球壁”。当时,他与吴湖帆、冯超然、吴待秋并称“海上大家”。

沙孟海曾以赵叔孺为师

赵叔孺教学生,分强调学习古人的精髓,又不拘泥于摹仿老师的面目,故其所授云集时,各呈姿态,各尽其能,所谓“得其鳞可化为龙”也。

值得提的是沙孟海与赵叔孺的交往。赵叔孺长沙孟海岁,当为父辈。沙孟海曾以赵叔孺为师,冯君木固然有牵线之功,但更多的则是赵、沙人审美见解的契,加之两人又是宁波老乡,故沙对赵有见如故之感。沙孟海视赵法为正途,故有“余治印初师叔老”之说,并对其大为称许。

沙孟海拜谒赵叔孺,除在治印方面有所请教之外,还借以欣赏赵叔孺所藏之物及印谱等,遂眼界大开,并得以结识陈巨来、林冕之等印友。《鄞县通志》记有关沙孟海留甬碑刻若干,由赵叔孺为之篆写碑额者共块。

沙孟海于曾为赵叔孺刻姓名印方。《兰沙馆印式》收有“赵时印”字白文印,边款曰:“叔孺师诲正,丙寅天中节,文若。”天中节是端午节别称,沙孟海当记也记录了此事。此后,沙孟海离开上海,转浙江省工作,继而南下,执教于中山大学。后辞去,辗转于南京、杭州。抗战争爆发,沙孟海随国民迁居内地。岂料未及胜利,赵叔孺却已仙逝,故沙孟海有“别来余,倭尘匝地,道梗绝,不获重睹颜色,掩卷黯然”之叹。

记者陈晓旻整理

编辑:陈晓怡

主讲人张奕辰

张奕辰,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研究院研究员、西泠印社社员、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《中国篆刻》副主编、《大观》篆刻栏目主编。

赵叔孺画作

赵叔孺印章

在世纪代,出身于宁波世家望族的海上名家赵叔孺,以书法、绘画、篆刻与鉴定这“绝”驰誉,当时艺坛高手如林,但像赵叔孺那样素养全面且造诣高深者仍属凤毛麟角。赵叔孺儒雅高贵的名士风骨,以古为新、兼容通达的艺术风格,于当今篆刻书画界仍具有切实的研究价值与借鉴意义。

少时即兴画马曾令“座惊叹”

赵时(-),初字献忱,后易名时,字叔孺,纫苌。其家族世居浙江鄞县,为明望族。父赵佑宸,清咸丰时入翰林,曾为同治帝启蒙师,官至大理寺正卿,称廷尉公。

赵佑宸曾以名翰林选拔到江苏江宁府为官,后调守镇江府。,赵叔孺诞生于镇江府署。他天资聪颖,幼为其父所钟爱,其兄赵时桐在《舍弟叔孺太守旬征文启》中回忆道:“光绪丁丑,甫岁,先公指楹联中浅近之字授之,辄能默识……,抱入先公签押房见显御笔画马,口呼而手指之,若不胜欢喜者。先公乃握笔,为白描状元骑马,以笔绘成。叔孺得之,呈先妣徐太夫人珍藏焉。……叔孺幼善属对,,先公方食刀鱼,即以命对,叔孺应声曰‘炝蟹’;有家人指者,即以‘歧指’命对,叔孺应声曰‘花翎’,其敏捷有如此者……叔孺每于课暇,或画马于纸,或刻几案,凡经叔孺所用之几案,多有刻划痕迹,其书画雕刻,殆天授也。”

少时,赵叔孺就在课余专心书画,尤好画马,“立者、卧者、嘶者、下饮者、倚于树者,有所见,默识神会之”。有次,其父宴宾客于官署,客人都是知名人士。席中,林寿图(道光间进士,官至陕西布政使)说,向来听闻叔孺善于画马,请当筵试之。于是,叔孺“伸纸挥洒,顷刻而成,神骏非常,座惊叹,诧为神童”。林寿图极为赏识,几天后,就请人来说媒,许其为叔孺配。这是他青少时代的段佳话。

终成代大家人称“马黄金笏”

光绪(),赵叔孺携眷赴福建为官,寓岳家。其岳父林寿图为闽中大收藏家,所收藏的历代书画金石,多且精。赵叔孺由此深究代吉金、唐宋元明古迹,沉醉于书画之中,常废寝忘食。他对商周秦汉铜器尤为关注,朝夕揣摩,寒暑不辍,又留心秦玺汉印,精心钻研。如此,打下了极为深厚的基础,因此见识大广,诸艺得以大进,成为他人生的个重大转折点。

赵叔孺是郎世宁之后画马的代大家,在当时有“马黄金笏”之称。他的花卉、翎毛、草虫以本门风格为主,兼参宋人、新罗、虚谷及王忘庵诸法,在意境和造型上每有独到之处。他的绘画实践是多元的,既擅花卉、翎毛、草虫,亦能人物、山水,皆重写实,工妙超俗,不落窠臼。

赵叔孺的高明,在于他能不露痕迹地将广的见识、严密的条理、深邃的意境,通过厚实的绘画捏成各种绘画形象。他画马,在借鉴李龙眠、赵孟頫以及郎世宁画马传统的同时,去其板滞,益以风韵,加入了文人的书卷气与先哲的轩昂。马的姿态各异,造型准确,皮毛质感尤实突出,显示了他细致的观察力和高超的写实,而画面背景营造了种幽深静穆之美,动而愈静,格古韵新。

与吴昌硕并称,同为近代印坛巨擘

赵叔孺书法的特点与其绘画样,在个性发挥上注意适度与。这源自于他对历代名绘法书的揣摩品鉴,以及艺术创作中对传统的与虔诚。有人说赵叔孺的艺术倾向趋于复古,其实,他的“复古”是在恢复已失却的古代传统,以廓俗与时弊,使创作归于正道。

诚如钱锺书先生所说,“复古本身就是种革新”。赵叔孺饱蓄传统艺术菁华,融会贯通,是善用古而能变古自用者。赵叔孺于艺事几乎无所不窥,而于篆刻用力最勤,成就最著,其所作神凝气静,渊雅闳正,在当时与吴昌硕并称,同为近代印坛巨擘。

用以古为新的态度去发掘、整理、组古代的传统,又对传统作出了理想的诠释,既古意盎然,又不失自己,这正是赵叔孺篆刻的特点,也是种主体品格和整体的外化反映。沙孟海曾在《沙印印话》中感叹道:“历百之推嬗移变,猛利至吴缶老,和平至赵叔老,可谓惊心动魄,前无古人。”

辛亥后,赵叔孺寓居上海,在书画篆刻及鉴赏领域享誉沪上,“海内彦硕,皆折节与交,近自域中,远及海外,片楮只字,珍若球壁”。当时,他与吴湖帆、冯超然、吴待秋并称“海上大家”。

沙孟海曾以赵叔孺为师

赵叔孺教学生,分强调学习古人的精髓,又不拘泥于摹仿老师的面目,故其所授云集时,各呈姿态,各尽其能,所谓“得其鳞可化为龙”也。

值得提的是沙孟海与赵叔孺的交往。赵叔孺长沙孟海岁,当为父辈。沙孟海曾以赵叔孺为师,冯君木固然有牵线之功,但更多的则是赵、沙人审美见解的契,加之两人又是宁波老乡,故沙对赵有见如故之感。沙孟海视赵法为正途,故有“余治印初师叔老”之说,并对其大为称许。

沙孟海拜谒赵叔孺,除在治印方面有所请教之外,还借以欣赏赵叔孺所藏之物及印谱等,遂眼界大开,并得以结识陈巨来、林冕之等印友。《鄞县通志》记有关沙孟海留甬碑刻若干,由赵叔孺为之篆写碑额者共块。

沙孟海于曾为赵叔孺刻姓名印方。《兰沙馆印式》收有“赵时印”字白文印,边款曰:“叔孺师诲正,丙寅天中节,文若。”天中节是端午节别称,沙孟海当记也记录了此事。此后,沙孟海离开上海,转浙江省工作,继而南下,执教于中山大学。后辞去,辗转于南京、杭州。抗战争爆发,沙孟海随国民迁居内地。岂料未及胜利,赵叔孺却已仙逝,故沙孟海有“别来余,倭尘匝地,道梗绝,不获重睹颜色,掩卷黯然”之叹。

记者陈晓旻整理

编辑:陈晓怡寻麻疹会传染吗寻麻疹会传染吗寻麻疹会传染吗


  • 热点图集

  • 推荐主题

  • 推荐图集

  • 正宗巴西烤肉
    正宗巴西烤肉
  • 好食在餐厅用
    好食在餐厅用
  • 莆田最地道的
    莆田最地道的
  • 从喝酒看男人
    从喝酒看男人
  •  莆田小吃2010
    莆田小吃2010
  • 探秘东百金鼎
    探秘东百金鼎
  • 莆田婚宴里必
    莆田婚宴里必
  • 包菜饭里的爱
    包菜饭里的爱
  • 食话食说之莆
    食话食说之莆

关于我们 | 公司文化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友情链接 | 人才加聘 | 站点地图
版权所有:莆田美食网 (2002-2012)